实际上提升了全面禁食野生动物的可操作性-教育新闻网
点击关闭

应有非法-实际上提升了全面禁食野生动物的可操作性-教育新闻网

  • 时间:

金在中引众怒

野生動物其實是個模糊的概念。在我國現行的《野生動物保護法》中,只界定了珍稀、瀕危和受國家保護的野生動物,可以說,絕大多數陸生脊椎野生動物並未列入野生動物保護管理範圍,納入禁食範圍的更是只有國家重點保護動物。市場上常見的「野味」,並不在保護名錄內,只要有野生動物馴養繁殖許可證,就能夠上市交易。

當然,法律不能解決所有問題,移風易俗,非一日之功。禁食野生動物,是維護人類文明自身的需要,體現的是對生命的尊重,對自然的敬畏,是我國生態文明建設的題中應有之義。

也要注意到,有觀點認為,此次新冠病毒的中間宿主是穿山甲。實際上,穿山甲是國家保護的野生動物,但仍難逃被盜獵的命運。所以,除了立法,更要執法。執法全面從嚴,才能使法律法規起到應有效果,提升野生動物保護法的權威性。

全面禁食野生動物,根本原因是出於公共安全考慮。病毒挑選野生動物宿主時,並不看它是否受到國家重點保護。任何商業利用野生動物的行為,都會增加人和野生動物接觸的可能性,都會增加公共安全風險。這一風險,是野生動物產業不能承受之重。

科技觀察家張蓋倫近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了「史上最嚴禁食野生動物」決定,嚴厲打擊非法野生動物交易。2月25日,深圳市人大發佈了《深圳經濟特區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動物條例(草案)》,按照決定精神,定出可食用動物的範圍,並加大對違法食用、生產經營和飼養野生動物行為的處罰力度。明確究竟什麼能吃,實際上提升了全面禁食野生動物的可操作性,具有參考意義。

模糊性也導致了管理的混亂。從實際操作上來說,工商部門負責市場監管,但並無專業能力對進入市場的野生動物進行鑒定,更難區分所謂的非法來源和合法來源;公安部門雖有執法權,但對野生動物犯罪打擊力度也不夠。

可以說,界定何為野生動物,是執法中的一大關鍵。除了特定名錄物種外,一律禁食,一律嚴格管理,在執法監管上比較方便易行。制定可食用動物白名單,既能避免一刀切,維護家禽家畜養殖者利益,也明確了禁食範圍,讓管理清晰明確、容易理解。

今日关键词:张国荣逝世17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