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威宣布ofo拿到了4.5亿美元D轮融资-龙珠z游戏-蓬莱新闻
点击关闭

共享融资-戴威宣布ofo拿到了4.5亿美元D轮融资-蓬莱新闻

  • 时间:

中国人均GDP

很多ofo搬到了國內知名的地方中關村的寫字樓里,附件都是國內知名的老牌互聯網企業,跟他們做起了鄰居,公司開始進入了正規劃進程,不再是原來只有十幾個人的時候,大家吃個串喝個酒就能把會開掉了,一切都步入正軌,不再是原來的憑藉熱情和感情隨意運轉了,因為只有嚴明的制度才能把一個好的公司真正的帶起來。

《一切化為泡影!ofo戴威,一個27歲官二代的悲喜創業史》 曉說通信

ofo僅僅用了1年零9個月,做到了當年淘寶8年才做到的事情,日訂單突破了1000萬。而這時戴威的名聲也到了高峰,據胡潤研究院發佈的《胡潤百富榜2017》顯示,戴威以35億元的財富成為第一個上榜的白手起家的「90后」,從一個學生變成了商業精英,這時戴威發聲:「終有一天,我們今天的ofo會和Google一樣,影響世界。」

然而在五月份的時候,戴威又見了新的資本,而對方給了他較高估值,並且逼他趁早簽約,面對這樣的情況,戴威失眠了,但是他為了公司的發展,還是在兩天後去了經緯中國的辦公室簽了協議,得到了經緯中國領投的B輪融資。

2016年10月,滴滴首次通過C輪融資進入ofo,成為第一大股東,滴滴的出手,為ofo帶來更多的投資人跟進,但是滴滴與戴威的矛盾也逐漸的浮出水面,2017年7月,原滴滴高級副總裁付強加入ofo小黃車擔任執行總裁,直接向戴威彙報,原滴滴財務總監柳森森則負責財務部門。

直到現在,戴威的背後是ofo背負着60億債務的賬單,欠用戶押金超過36億,欠上海鳳凰(600679,股吧)超過6800萬,欠順豐超過1300萬......拖欠用戶押金在當時一度成為網友見面的話題。

2014年,戴威與4名夥伴成立了共享單車ofo,推出了他新的共享經濟的理念,也是新型的以一個平台的方式來運營單車業務的互聯網科技公司。而成立公司,是需要資本的,在當時國內的創新創業的大環境下,很多資本開始活躍起來,戴威也就想開始做他一直想做的事情。

2018年,儘管戴威在12月19日發出全員信,「為欠的每一分錢負責,勇敢地活下去。」但是資本不相信眼淚,戴威隨後被法院下發「限制消費令」,變成了大家眼中的「老賴」。

三雖然ofo比摩拜進入的城市時間晚半年,但是在2016年11月的時候戴威帶領ofo通過一系列的措施迅猛追趕,很多市場份額就追了上來。這個時候C輪融資拿到的資金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需要重新找到新的融資來給ofo帶來新的發展。

而到此刻,ofo已經有了大約300萬高校和城市用戶,單車數量達到將近16萬輛,總訂單近4000多萬。然而進入城市的ofo,從學生走向了更廣泛的人群,但是進入城市的卻遇到了更多的難題,很多地方對ofo進行了破壞和私自佔用。

2017年3月1日,戴威宣布ofo拿到了4.5億美元D輪融資,公司估值破百億,這是一個龐大的數目,給ofo帶來的不止是資金還有人脈,但是這個時候投資人需要考慮自己的利益了,公司不能一直虧錢賺吆喝,如何讓你的公司賺取收益才是重要的。戴威現在就是在懸崖邊上與巨頭共舞,如何才能衡量這個問題呢?

然而創業的夢想是美好的,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容易,一次又一次的失敗和中途發生的事故后,讓他們看不到這個產業的未來在哪。2015年4月,100萬元很快就消耗幹了,員工的工資都要發不出來了,沒辦法戴威就去找了市面上幾十家投資機構希望對方給他投資,然而對方認為他們的檔次太低,全部都拒絕了,戴威這個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創業失敗了,但是他又不甘心。

如今,ofo要正式的搬離中關村了,但是仍舊是拖欠着巨額的債務,不知道一直在想着開發新項目的戴威能否再次走入大眾的眼中。

ofo的各種管理問題一步一步的浮出水面,光是採購的1200萬輛單車的背後,就是72億元的負債,如此龐大的資金花銷,從不考慮自己的資金是否夠。

2016年9月,B輪,1200萬美元;

11月17日,ofo在北京宣布正式進行城市市場,並公布了他們的「大城市計劃」,這次他們這邊跟全球的單車品牌進行合作,而700Bike則是ofo的第一個合作夥伴。

2018年2月,戴威用動產抵押的方式,先後兩次將單車作為抵押物,換取了阿里巴巴17.7億元人民幣融資,3月後完成E2-1輪8.66億美元融資后,開始了進入市場清退期。

從剛開始只是負債纍纍的小企業,到變成被資本追着投資的火熱項目,這一切的原因都始於共享單車的門檻是低端的,只要有錢大家都可以做,當時為了追求速度戴威把很多不該消費的錢都砸到了各種並不是很需要的廣告上。又各種玩命的投放單車,覆蓋各個城市,為了爭取最大的市場份額變成了當時ofo的唯一目標,而把別的全部都略過了。

戴威用了不到三年的時間,從0將ofo做到100億美元估值,又在巔峰滑落到不足10億美元。像過山車似的讓人唏噓,ofo開始面臨裁員、融資難、縮減海外業務、拖欠供應商貨款、轉投區塊鏈、嘗試賣身……等等一系列的背後是ofo仍舊在困獸猶鬥。

而他的故事卻是在一次西部支教開始的。

2016年10月,C輪,1.3億美元;

2016年1月,A輪,1000萬元;

二戴威的ofo開始走向了持續不斷的發展、擴張之路,在2016年的1月30日,對戴威最重要的事情來了,客服接到電話說,有人想投資ofo,希望可以進行一下對接。然而快到春節了,戴威不認為投資人還在忙項目,晚上的時候禮貌性的回了一句,沒想到對方卻很快的回答了,對方的短訊寫着:「明早十點,國貿三期56層見。」而這個人就是金沙江創投的朱嘯虎。

而在這其中,ofo剛剛不久獲得了1.3億美元的C輪融資,拿到融資的那一刻起,他們都不再是一個學生的創業團隊了,而是一個要混戰互聯網的高手了。2周后,ofo的日訂單達到了150萬單,成為國內第九家日訂單過百萬的平台;12月,ofo進軍海外市場,在美國、英國、新加坡等地開設運營起來,一個又一個的數字在表明了ofo的快速擴張,短短几個月的時間,ofo的單車比剛開始多了100倍。

這段時間也是ofo的員工最美好的時候,2017年初年會的時候,戴威給員工各種發獎品,發紅包,各種禮物。

2017年3月,D輪,4.5億美元;

100萬元,不是一個小數目,當時的情況下大家都很差異,都以為是遇到騙子了,然後在接連幾次的訪問后,才打消了疑慮,準備接受這100萬,開始他們的創業之路,創辦ofo旅遊產品。

他曾是中國共享經濟的領頭人。他,一個北大畢業的經濟學碩士;創建了中國首家以平台共享方式運營校園單車業務的新型互聯網科技公司ofo;他創下了在3年內,快速融資9次的記錄,公司估值達100億美元,成為共享經濟的代名詞,資本眼中的香餑餑;卻又因為與資本的理念不同,轉入危機,浪潮退去,公司面臨融資不順、裁員、業務縮減、拖欠貨款、官司纏身、拖欠押金......等等,最後黯然離場;他,就是ofo共享單車創始人,首次在國內提出了「以共享經濟+智能硬件,解決最後一公里出行問題」的理念的戴威。

參考資料:《融資10億,他的小黃車300萬人在騎,ofo戴威講述他的創業故事》 創業邦

而在這裏戴威又開始了他新的計劃,但是總是計劃趕不上變化。

ofo一度沉迷於快速擴張,不光是戴威,有些投資人都急於獲得收益,不斷的給戴威施壓,然而造成的結果是隨意投放,造成了巨大的浪費,海外市場的最終撤出。

2016年8月,A+輪,1100萬元;

因為有着滴滴的加入使得ofo的管理逐漸的正規,但是戴威覺得自己的權利被滴滴開始架空,ofo的各種項目被否決,財務被滴滴掌控,各種滴滴員工被安插進入ofo。最終11月,戴威發飆將滴滴的員工全部趕出ofo,滴滴高管被驅逐出局,關係破裂后,滴滴收購了收購了小藍單車,同時上線了自己的單車品牌「青桔」單車。

朱嘯虎致力於推行ofo和摩拜合併,但是戴威的不配合,以至於最後朱嘯虎將手持ofo股份全部賣給了阿里,拂袖而去,套現離場。而戴威卻希望:資本尊重創業者的理想。但是理想終歸是理想,現實卻是現實,不想出局的戴威失去了朱嘯虎后,開始走投無路。

2017年7月,E輪,7億美元。

他曾經被成為是國內優秀的青年商業精英,卻黯然落幕。

佛語有云: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

9月18日晚間信息,據媒體報道,ofo近日已經悄悄的搬離中關村(000931,股吧),現公司只剩餘200餘員工,除了原有的業務外,公司還在嘗試新的智能電動車等新業務,想要轉型謀求新出路。據知情人士報,ofo要搬到中關村向東的5公裡外的牡丹園附件,具體位置不便告知。對此報道,ofo不予置評。

2015年9月,這是歷史的一刻,共享單車ofo正式上線運營,當開始平台就接到了200多個單子,讓戴威激動不已,他第一次覺得自己做的事情是被人認可的,是大家需要的東西。

2016年9月,B+輪,數千萬美元;

而在這時,朱嘯虎又帶領戴威認識了程維,雙方又對共享出行的話題進行了洽談。

如今對於小黃車的現狀,大家有什麼想說的呢?

戴威經過與朱嘯虎的一番對話和了解后,又與合伙人進行了一下討論,決定接受對方1000萬元的A論投資,拿到了自己的戴威將身上的債務轉成了股份,又開始了對ofo的進一步擴張。此外,金沙江帶給戴威的不只是這1000萬投資,後續又給戴威帶來了新的投資,與天使投資人王剛、真格基金相識,兩個月後又拿到了對方投資的1000萬元。

6月,ofo的校園單車計劃已經擴張到了廣州,廣州有一座大學城,這裡有十幾所大學,佔地18平方公里,在這裏ofo很快的進行了擴張。在這裏擴張成功后,戴威覺得自己可以進軍城市市場了,因為他感覺自己的ofo已經是成熟的產品了。但是如果進軍城市市場,那麼將要開始面對摩拜這樣對手了。

戴威思前想後后,準備再次尋找新的出路,他突然想到如果做一個校園單車共享是一個很好的項目,因為在他上大學這四年丟了五輛單車,很多人都有這方面的困擾,有的時候需要的時候單車還不在自己的身邊,這個時候他明白單車的代步才是最基礎的屬性,如果把這個問題解決了,那麼很多人都會喜歡這個項目的。

曾是國內最火熱的共享經濟的代表,卻一步步的滑落深淵,黯然失色。

一個又一個的問題全部都暴露出來,管理問題、公司制度、貪污、作假、企業關係複雜等,最重要的是與投資方的管理變成了一切泡影的破滅開始。

為了解決這一難題,戴威以為是大家對ofo的需要太高,用戶覺得不夠用才會這樣做,於是開始加大投放力度,不停地到處奔波,希望年底可以投放100萬輛單車。

作為國內見得最多投資機構的90后創業者,戴威喜歡刁鑽但不冷酷的投資者。「好的投資者,可以明確的指出你企業發展中缺少的東西,你需要什麼樣的東西,不會上來就跟你對賭,也不會這摳一點那摳一點,只要大家能聊的好,哪怕打折都可以讓你進來。」

帶着新的想法,準備再去忽悠自己的師兄一次,肖常興雖然對這個項目不看好,但是他認為這個團隊已經有過一次失敗,有了成長,那麼他的團隊應該有新的東西了,就這樣戴威又拿到了肖常興師兄給的100萬元,準備在北大這塊自己熟悉的土地上大幹一場。

戴威在公司不光要面對各種各樣的難題,還要面對投資人各種各樣的提問,如此年輕化的團隊能否帶的起這麼龐大的公司,你能否應對如此多的難題?你有沒有這麼高的抗壓力和執行力,如何和團隊協同合作,等等。

2015年6月17日,ofo發表了一篇微信文章后希望2000名北大師生貢獻出自己的單車,讓整個校園的人可以方便的隨時有車騎,很快就有人開始寫申請書,等到9月份的時候,ofo已經有1000多輛單車了,於是他們為這些單車上了車牌,刷了漆,掛了機械鎖,並不需要鑰匙,根據密碼就可以打開,一切都準備好了。

矛盾終究會出現,2017年7月,戴威再次拿到7億美元E輪融資,在這3年一系列快速融資的背後就是戴威用掉的很多不該用的錢,而用錢則跟資本產生了矛盾。細數一下朱嘯虎給戴威創造的風口后這幾年戴威拿到的融資:

而ofo開始的成功讓戴威知道了這次真的是抓到用戶需要的是什麼,可以開始擴張了,但是另外一個問題出現了。資金又不足了,公司沒錢繼續下去了,於是戴威又去找了自己的師兄肖常興,然後又另外籌到了250萬元,總共500萬開始擴張ofo,然後又在北大孵化器路演的時候,獲得了東方弘道的300萬元投資,但是這一切的背後是戴威背負的600萬元的債務。

一戴威,北京大學畢業後去了青海省大通縣東峽鎮支教當了一名數學老師,在支教的這段時間,因為路途偏僻,而且山路崎嶇,在這裏只能是山地單車來回穿梭,而這個車就是陪伴他在青海支教一年的夥伴,作為一個重度騎行愛好者,他覺得騎行是一種最好的了解世界的方式。

《安徽小伙兒——戴威的創業故事》 經濟日報

他剛開始想要將在青海單車旅行做成一個新的旅遊產品,這樣可以帶動年輕人對騎行的愛好,於是就拉上了舍友薛鼎等人,然而想做產品還需要資本的。於是就找了當時的北大校友肖常興,當時一個學弟在肖常興的唯獵資本實習,而唯獵資本剛募資了1.5億美元,這樣的狀況下,他們就去建了肖常興師兄,見面后大家互相都聊了很多,也聊了支教的話題,然而肖常興師兄就因為「支教」這一點準備給他們投資100萬元。

今日关键词: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