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疫情下的澳洲:回不去的中国留学生-文县新闻
点击关闭

澳洲中国-原标题:疫情下的澳洲:回不去的中国留学生-文县新闻

  • 时间:

三峡机场完成首飞

秦天的朋友圈截图

對此,正在墨爾本探親的麥子接受時代財經的採訪時,語氣里滿滿地惋惜。「我每次到墨爾本必會去『食為先』打卡。2月13日是最後一天營業,很多老顧客都去捧場了,我和家人也去了,老闆跟我們說那天是收到疫情消息後人最多的一天。大家都很不舍,但關門也是無奈之舉。」

這名講師透露,聘用多少兼職教師要視學生的註冊人數而定,而兼職老師的合同中需要明確學生的人數,「大家都在恐慌」。

麥子告訴時代財經,隨着疫情發展,澳洲出現了一些針對中國人的歧視現象,某些本地人似乎對跟中國有關的一切都有種莫名的「恐懼」。「儘管如此,街上卻幾乎沒有人戴口罩。」對於當地人這種帶有反差的態度,麥子表示很無語。

早前,莫里森曾在其社交平台上向公眾呼籲不應因疫情歧視華人,「他們是澳大利亞的重要一員。所有澳大利亞人都應該擁抱他們,以自己力所能及的方式支持他們。」

「這次的情況比較嚴重,那段時間的天空是灰濛濛的,空氣質量很差,讓人身心都感覺很壓抑。開車外出在郊外公路上偶爾能夠看見考拉和袋鼠的屍體……」2月20日,在悉尼留學的劉佳接受時代財經採訪時依然對當時的情景記憶猶新。

除此之外,受到疫情暴擊的澳洲華人區中餐廳也是龍蝦滯銷的原因之一。

由於今年沒回國,留在澳洲的秦天也撿了個「便宜」,吃龍蝦吃到飽,在朋友圈裡曬出的圖片引發好友一致的「羡慕嫉妒恨」。

「目前在全澳各地,龍蝦集體降價。塔州的龍蝦也因無法運往中國轉成了內銷,原來A等級的龍蝦市場價為每隻48澳幣(約合230人民幣),現在只要每隻33澳幣(約合155人民幣)。因為龍蝦賤賣,大家蜂擁而至,以留學生為主力軍。」

澳洲龍蝦滯銷,中餐廳暫停營業

「我不是病毒」90后的自由職業者麥子和先生的家在上海。她的家人早在十幾年前就移民到了墨爾本。因此,她幾乎每年都會去墨爾本住兩三個月,期間兼職做下代購。「快遞運費這個月以來已經加了三次價,運費貴了,我的代購生意也受到一定的影響。」

據悉,西澳大利亞的龍蝦產業主要靠的是出口中國,中國市場占其6615噸捕撈量的98%左右。

劉佳是95后,大學畢業后申請考上了悉尼大學的建築設計專業。今年春節前,她回安徽老家過年。

「生意少了,我也樂得清閑。這段時間我和家人都盡量不去人多的地方,一來是怕有傳染危險,二來是總覺得有人用異樣的眼光看自己。」

中國春節恰逢南半球的澳洲暑假。屆時,大多數中國留學生都會選擇回國,然後在2月中旬回到澳大利亞。

2019年底爆發的新型冠狀肺炎疫情,中國並不是唯一的戰場。截至2月22日24時,澳洲已有21例確診病例,其中包括兩名從「鑽石公主」號上撤離的乘客。

今年,這一慣例卻被突如其來的疫情打斷了。

然而14天時間未到,2月13日,莫里森再次官宣:原定為期14天旅行禁令,延長一周,至2月22日之後是否繼續要根據每周疫情評估而定。

2月1日,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即日起澳大利亞將禁止所有在2月1日以後從中國飛抵澳洲的民眾入境。禁令宣布后第二天,74名中國學生在澳大利亞機場被扣留,引發了中國使館和各學校的抗議。

「我本來購買了2月3日回澳的機票,沒想到2月1日發佈了禁令。有個同學比我早兩天回去,但2月1日一到悉尼機場就被遣返,而且機票還要自費!」突然發佈的禁令讓劉佳不知所措。

原標題:疫情下的澳洲:回不去的中國留學生,出不來的澳洲龍蝦

山火、強降雨和新冠病毒疫情,澳洲這個夏天可謂是「冰火兩重天」。

面對政府禁令,澳大利亞各所大學也做出了各種應對措施。例如悉尼大學將提供校外繼續學習的方式,且將開學時間從2月24日延遲到3月30日。

據了解,受疫情影響,國際航班驟減、空運調整,還有因限制入境禁令導致物流行業人手不足等,這些都是運費上調的原因。

前幾天,秦天遇到一個流浪漢,他看着秦天就喊「Virus」(病毒),還故意咳嗽,瘋狂大笑。秦天幾個在悉尼的同學都遇到過類似的情況。

然而,因為這場新冠狀病毒引起的災難,澳洲的龍蝦已經停止出口中國。

「很多同學表示擔憂的是,這樣可能會影響他們的移民計劃。移民政策規定線下課程的時長,而線上的課程有可能不被承認,這樣上了等於沒上,白交錢。」秦天說。

國際教育是澳大利亞第三大出口產業,僅次於鐵礦石和煤炭出口。2018年,國際學生為澳大利亞創造了320億澳元的收入,其中三分之一來自數量多達16萬名的中國留學生。

對於將國際學生作為重要收入來源的澳大利亞各大高校而言,這個禁令意味着風險:如果這6.5萬多名學生由於遲遲無法上課而取消第一學期課程,這10所學校將面臨12億澳元的損失。

疫情不僅讓留學生們回不去,也讓澳洲的龍蝦出不來。

「不過我相信,這種歧視的只是少數缺乏素質的人,我接觸到的大多數澳洲人還是親切友好的,畢竟澳洲是一個文化包容的移民國家。」

幾萬元買了一堆「DVD網課」,或考慮休學

但是按照澳洲政府飄忽不定的性格,是否真的能夠回去還是打一個問號。

政策一直在朝令夕改,在諮詢完澳洲各個部門后仍得不到統一答覆,這讓劉佳等一眾留澳學生更加忐忑不安。

據當地媒體《時代報》報道,人們出於對新冠病毒的恐懼,導致中餐廳生意蕭條。墨爾本一家開業30年的知名廣式餐廳「食為先」酒樓,因生意慘淡宣布暫停營業進行「內部裝修」,並有可能不再重新開門。

出乎意料的是,2月21日,澳洲宣布對非湖北省的11年級和12年級的留學生取消旅遊禁令。澳大利亞總理斯科特·莫里森表示,政府正在商議減輕大學損失的舉措,預計需要幾周時間。

據澳媒報道,澳大利亞政府2月20日發佈新規,針對「過去14天內曾在中國大陸停留人士」的入境禁令,將從2月22日起再延長一周,直至2020年2月29日。如此一來,原本為期21天的禁令,將延長到至少1個月。

跟劉佳的學校情況相似,34歲的秦天在塔斯馬尼亞大學讀IT專業。因為大部分留學生無法返回澳洲,塔斯馬尼亞大學也將部分線下課程改為網絡課程。

據悉,鑒於中餐廳和華人商店受疫情的影響甚大,澳大利亞政府和當地組織已發起了呼籲人們去照顧當地中餐館,支持華人社區的活動。

去年9月以來,澳大利亞山火持續數月,過火面積已達1200萬公頃。澳大利亞國立大學一項調查發現,大約75%澳民眾受到持續數月的山火影響。

根據以往來看,尤其是過年期間,中國市場對澳洲龍蝦的需求量每天就能達到40-50噸。

除了留學生擔憂,澳洲老師也對禁令可能產生的影響表示不安。一名悉尼大學的講師在接受《衛報》採訪時表示,學校的兼職教師已經感到「恐慌」。

秦天也坦言,「他們中有的同學戲稱『幾萬塊買了一堆DVD(網課)』,因此有的人正在考慮這個學期休學的問題。這樣一來學校方面損失一大筆學費收入不說,連其他商戶的生意都會大受影響,因為中國留學生是當地重要的消費人群。」

對於這一點,秦天也有所體會:「我們中國留學生出門一般會戴口罩,可是有的澳洲人認為生病的人才會戴口罩,而且很不友善。」

《澳大利亞人》報、澳大利亞八大名校聯盟(Group of Eight )以及悉尼科技大學和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進行的聯合調查顯示,在這10所學校註冊就讀第一學期課程的10.9萬名中國學生中,還有超過60%的學生如今依然留在中國。

但這並不能緩解留學生的焦慮。「一兩個星期的線上課程我還能接受。但網課對我們建築設計專業來說沒有意義,還是希望禁令早日解除,讓我能趕在延遲開學日期前回去學習。」劉佳告訴時代財經。

但對於劉佳來說,影響最大的不是山火,而是因為新冠病毒疫情,禁令持續延宕,使她無法返回澳洲上課。「本來已經改簽了機票,沒想到禁令時間又延長了,而且還不知什麼時候解除,我只能把機票退了。」

2月17日,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親自到墨爾本最大的華人聚集區Box Hill視察,還在一家名為「頭啖湯」的中餐廳吃了一頓煲仔飯。

今日关键词:美国无接触格斗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