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不掉的汉服“穿汉服出门会被打吗-inside游戏-联合资讯
点击关闭

10年代-戒不掉的汉服“穿汉服出门会被打吗-联合资讯

  • 时间:

日本19号超级台风

「它(漢服)就像有一種魔力,讓你不能戒掉。」家裡寄來的3000元生活費在10月2日到賬,才過了一周,山東女大學生王麗已經花2600元買了兩套漢服。想到接下來要面對一個月的拮据生活,她又開始懊悔了。最近,王麗在百度貼吧漢服吧里發出一條求助信息:誰能告訴我怎麼戒掉漢服?

據媒體報道,「銜泥小築」是由一對漢服愛好者夫婦創立的漢服品牌,2018年其店鋪的營業額已經有數百萬元。目前,這件賣出高價的芳華絕代唐制婚服已經被該店鋪下架,或也已經成為漢服鄙視鏈上游的絕版。

在二手交易平台上,原價800元的絕版九尾狐漲至近6000元仍一件難求,鳳凰於飛等絕版漢服價格也漲了兩到三倍。在淘寶上,動輒上萬元的漢服也不在少數,明制交領襖裙傳統繡花琵琶袖漢服標價高達5萬元,魏晉漢服劍客斗篷古裝的售價也達到23800元。在今年9月12日召開的淘寶2019造物節上,重慶一對夫婦攜帶參展的「銜泥小築」芳華絕代漢服,也賣出了6萬元的天價。

2裙子也有鄙視鏈其實,擔心「穿漢服出門被打」還有別的緣由,它來自漢服愛好者之間的鄙視鏈。

3一個暴利的偏門行業?無論是80年代的君子蘭,還是90年代的郵票,一種小眾的愛好從進入大眾視野到成為眾人搶購的暢銷物品,必然要強調其稀缺性和保值/增值的性能。這種強調的聲音,有時候是基於真實,有時卻出自炒作。

原創首發 |時代周報(Timeweekly)

同袍,如今是漢服愛好者互相之間的稱謂。袍有袍澤之意,在古代被用以代指衣飾,《詩經》中就載有「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的詩句。

左為韓服,中為漢服,右為和服武漢大學的櫻花為當地一大知名景觀,但該校素有禁止着和服賞櫻的規定。2019年3月,兩名男子穿着漢服入校賞櫻時被保安誤認為是和服,而後雙方發生肢體衝突,「兩人被保安按在地上」。另外在今年7月,媒體還報道了溫州兩名穿着漢服女子在街頭被人毆打的案件。

文 |藍戰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小眾群體的興趣愛好經過發酵,也可以成為轟動一個時代的產物,一如1980年代的蘭花、1990年代的郵票、2000年代的藏獒。

一種「以販養吸」的消費習慣,就這樣在同袍圈中形成了。在閑魚等二手交易平台上,漢服的交易頁面經常能看到一些同袍專用詞彙,比如「防吃土出」「拍完片出」「收到不萌出」等等,乍看有點讓人摸不着頭腦。

當時間來到2010年代,互聯網文化洗禮后的新生代,已經有了更多元的興趣愛好。以球鞋為代表的體育文化、以盲盒為代表的二次元文化應運而生,炒球鞋、炒盲盒成了當前最熱門的兩種文化潮流;當然,漢服及其背後的傳統服飾文化也不遑多讓。

漢服的獨特性出自設計及工藝,其價值和保值率均難以界定。例如,上述售價高達6萬元的漢服,材料包括天然真絲、淡水珍珠、瑪瑙、青金石、翡翠等寶石,這部分是可以估算其價值的;難以估價的是工藝及其代表的文化價值,這件作品系由兩位綉娘耗時兩個月手工珠綉而成,樣式為唐制婚服。

劉建和王麗都說自己精神「上了癮」,像他們這樣漢服裝滿衣櫃的漢服愛好者,其實並不在少數。「漢服資訊」是一家收集、整理、提供漢服相關的資訊和信息的自媒體,其於今年一月份發佈的《2018漢服產業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末漢服愛好者數量已經達到204.18萬人,其中擁有漢服10套以上比例為10.56%。

劉建的擔憂不無道理。因為在不久以前,有媒體報道過數起漢服着裝者在公開場合被人辱罵或者毆打的事件。

明華堂的工期已經排到一年半以後漢服的製作工藝複雜,生產周期也就更長。在漢服產業中比較知名的一家企業「明華堂」的,目前掛出的製作工期已經排到2021年3月底,客服仍在處理10月7日遞交的訂單——也就是說,即使立即在該平台下單,客戶也需要等到至少一年半以後,才能拿到自己心儀的漢服。

售價6萬元的漢服在同袍圈內,最貴的漢服是無價之寶,是賣房子也買不到的漢服周邊產品「點翠」。因為材料取自珍稀動物翠鳥,如今純正的點翠工藝已經被禁止,這種髮飾也就成為絕版中的絕版,站上了漢服鄙視鏈的頂端。

「年入百萬不是夢。」上述教程的發佈者如是說道。

這種正版看不起山寨版、限量款看不起普通款的鄙視鏈,在「破產三姐妹」中都有強烈的體現。就像一場最初就已設計好的電子遊戲,界線分明的等級圈層、不同層次的精神體驗,讓沒有收入來源的學生玩家絞盡了腦汁,也要擠進更高層級。

過去的一年,漢服同袍新增了86萬人,同比增長率高達72.87%。越來越多的人正在成為漢服的擁躉者,尤其是以95后、00後為主的年輕學生群體,雖然經濟能力相對有限,人數佔比卻超過了80%。

當身着昂貴的正版限量款漢服出鏡,當這樣的照片被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同袍群時,劉建和王麗說他們會獲得更高的滿足感和成就感。但當回到現實中,他們又不得不為生計發愁。

相對於大學生捉襟見肘的經濟能力,這份投入已經讓劉建經常「吃土」(年輕一代對過度消費透支錢包的戲稱),但他嘗試多次「還是戒不掉漢服」。

在街頭巷尾能夠看到更多漢服着裝者的同時,我們也可以聽到越來越多通過漢服如何賺錢的傳聞:一千元一套的漢服轉手就賣出三四千,凈賺三四倍;絕版漢服的價格,能夠漲到十倍以上。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消費者也掏空了錢包,甚至像媒體報道中的那樣,畸形到連身體都可以作為交換代價付出。

某網站掛出的漢服賺錢教程另外,網上還流傳着各種借漢服這一「偏門」賺錢的教程,教程製作者聲稱「漢服成本50元利潤300%」,即一件200元的漢服刨除布料花費能賺150元左右;而售價上萬元的漢服,批發成本也只有一千多元。

許多漢服愛好者同時也是LO裙愛好者,比如電影《長江七號》的主角徐嬌。LO裙,又叫洛麗塔裙,與漢服、JK制服(日本高中女子制服)並稱「破產三姐妹」,三者都是樣式可愛誘人而價格高昂,入坑者容易買到上癮甚至破產。

漢服愛好者的衣櫃王麗從初二開始買漢服,如今在山東某重點大學讀漢語言專業。她酷愛漢文化,更喜歡身着漢服拍照,因為這讓她能夠感覺到「完全不一樣的、完美的自己」。至於近十年裡投入多少資金、買了多少漢服,王麗也記不清了:「約摸有個10萬塊,買了不下300套吧」。

如此狂熱的消費者,如此長的訂單周期,給了不法商家可乘之機。有漢服愛好者對時代周報新媒體記者表示,近幾年漢服製作平台跑路並不少見,老牌漢服店還月集、鏡心辭等多家平台都曾傳出過老闆捐款跑路的消息。

據說,全球最貴的漢服,一身下來賣房子都買不起。

不過,劉建提問時連帶發出的是一套龍袍的照片,被打的擔憂在這裏只是一句玩笑,並沒有阻止他繼續行動。10月2日,他身穿一襲華麗的明制飛魚袍出現在武漢某公園,賺足了眼球。

明制飛魚漢服做工精良然而漢服價格不菲,從數百元到上千元,甚至數萬元不等。從上大學後接觸漢服至今,兩年裡劉建已經買了大大小小近百套漢服,總投入至少5萬元。

閑魚掛出的漢服轉讓信息不過從字面基本也可以了解這些詞彙的意思,「防吃土出」是因為經濟拮据而選擇交易漢服;「拍完片出」是指轉讓者已經身穿漢服拍完照片,因此選擇交易;「收到不萌出」是因為轉讓者收到漢服后,因為對款式不滿意而選擇交易。

1戒不掉的漢服「穿漢服出門會被打嗎?」湖北小伙劉建是一位漢服愛好者,這是他最近在一個同袍群里提出的問題。

近幾年,漢服在我們國家已經從一種悄無聲息的小眾愛好,發展成為一個規模超過10億元的產業;如今漢服的消費者超過200萬,並且仍處在兩位數的高速增長狀態。

同袍着漢服集體出遊2019年7月,四川一位女孩因身着山寨版LO裙出街,結果在路上被三名LO裙愛好者圍堵辱罵以及搶奪手機,僅僅因為三人覺得「穿山寨出來就要挨罵」。

購買漢服,體驗后通過二手交易轉讓,再將轉讓得到的資金投入到新的漢服購買行為中,這在漢服圈並不少見。一些資深玩家帶紅所謂的明星款漢服后,甚至又可以通過轉讓從後來者身上賺取利潤。

「我玩漢服主要就是想給別人看,這種被關注的感覺讓我心理滿足。」劉建說他從小學習成績一般,父母工作繁忙根本無暇顧及,老師也很少關注到成績不上不下的自己,這讓他有了一種渴望被關注的心理需求。

在新生代精神消費潮流的推動下,擁有千年歷史的傳統漢服文化,以魔幻般的商業角色,夾雜着「誘惑」「透支」「暴利」等等屬性,又走回到了現實之中。

今日关键词:罗永浩向老同事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