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品牌市场-今天手机行业的疾风已经不是所谓的风口-临清新闻网

  • 时间:

杨紫总裁造型

雖然青澀非常,但當時的互聯網手機絕對稱得上一群年少的騎士。而小米,或許是其中最鮮衣怒馬的那一名。

最終,有的騎士變成了遠征軍,有的騎士變成了路邊「怒指乾坤錯」的大師。

在今年的GMIC上,榮耀總裁趙明重申了對手機產業今天局面的理解,就是大環境正在逼出廠商的底牌。而底牌越多,底氣越足。而如果一個企業沒有足夠的底牌,又失去底線的時候,可能就是更加劇烈災難的開始。

這個畫面背後,標識出了中國互聯網手機已經走到了某個路口。走入技術的深海,還是停留在岸邊的沙灘發微博,開始成為某種選擇。

曾經的騎士們回憶總是會沉澱下來一些令人感慨的東西。

畢竟,麒麟810在核心性能上碾壓相似價位產品通行的高通7系列。並且將方舟編譯器、HiAI能力等近兩年在旗艦機重火爆的能力,一次性打穿到了千元價位段手機市場。這個信息帶給年輕人的感覺是不言而喻的。技術足夠硬,手機廠商才能不欺少年窮。

商業史中似乎蘊藏了這樣一個規律,當一個行業中攻訐聲比產業競爭更激烈刺耳的時候,洗牌期往往就要臨近了。

雖然小米當時也大量借鑒了魅族、HTC等品牌的產品和營銷思路,但榮耀、OV、一加等品牌也確實從這些小米探索出的行業共性里汲取了營養,完成互聯網手機這個大領域的成長。

英雄不是一世的,而是一時的。小米曾經的商業模式和宣傳模式創造也能稱英雄。當時有識之士的共識是跟進和學習。但當頭雁易主,小米卻在低成本低技術,缺乏產品核心競爭力的路上停留不前。缺乏產品力支撐,自研能力的薄弱以及研發投入長時間處於低水平線。令小米只能不斷依靠碰瓷模式的輿論戰,來嘗試影響市場——然而樹葉從來擋不住泰山。

這就像是學校門口一毛錢一串的烤豆皮,買十贈一還能抽獎,孩子們曾經趨之若鶩。然而經年且過,畢業生再回到校門口,不能靠烤豆皮聯絡感情。而新的學生們,口味刁鑽的讓大人都難以理解。

榮耀的銳科技路線,與小米的高管群嘲路線背後,真正的問題點在於,我們到底希望手機這東西走到多遠?

這次小米高管對榮耀9X的攻擊,最不得人心之處在於,小米選擇性無視了榮耀9X搭載了麒麟810,把7nm移動AI芯片帶入千元價位段手機,這個稍有行業常識都覺得震撼的現實。

江湖路遠,底牌關天《水滸傳》有個有趣的現象,智取生辰綱的時候,白日鼠白勝立下了奇功。但是真到梁山舉事,東擋西殺,白勝基本就沒再出來過。南征北戰靠的是玉麒麟盧俊義,豹子頭林沖,大刀關勝——沒有兩件重武器,後面的大場面你可跟不上啊。

當年打出「為發燒而生」大旗,宣誓「風口上豬也能飛起來」的小米崛起,絕對是中國硬件史上一出蕩氣迴腸的戲劇。

原本應該對新產品「挑三揀四」的媒體和評測機構,卻普遍對麒麟810這款7nm芯片,裝備在千元價位段手機產品里大呼過癮。而原本應該討論甚至跟進處理器新趨勢的友商小米,卻選擇扮演起評測師的的角色。

無論我們如何看待所謂「微創新」「組裝當原創」等小米身上的爭議,需要承認的是,小米在當時探索出了一系列商業模式和互聯網營銷層面的玩法。而在那個階段,這些內容就是當時的主流,最終被承認為行業共性。

不知從何時起,我們似乎習慣了這樣一個畫面:榮耀在發新技術,小米高管在發微博。

所以說,在榮耀與小米是否五十步笑百步的問題上,真正要注意的是雙方到底學了對方什麼。是真的學習,還是僅僅碰瓷。幾年之前,小米在特定時間探索出了互聯網運作模式這個行業規律,榮耀選擇跟上,眾多終端品牌都選擇跟上。而今天榮耀探索出了科技穿透力為主幹的新行業規律,終端品牌也選擇跟上。但小米選擇讓高管發微博,大肆挖苦嘲笑別人一番。

這「三底」的不同,正在讓手機產業發生劇烈而深刻的變化。

這時候的前行會更加艱難。當然某種程度上來說,絕頂之上有風景。

已經吃瓜到有點中暑的網友,有人表示高管盯着友商缺點,無視明顯的迭代,實在有失風度。也有人表示,iPhone天荒地老不搞快充,但是並不妨礙它的產品體驗與品牌溢價。並且榮耀9X在功耗上有巨大提升,這給消費者的續航體驗迭代是主旋律。

如果說,極度壓縮供應鏈成本的互聯網手機模式,讓世界有了千元機。那麼這次榮耀9X的突破在於,它用非常規的芯片和軟硬件解決方案,讓世界有了高性能高體驗的千元價位段手機。這條路非常艱難,充滿突破想象力和行業桎梏的意味。但是小米這時只能在路邊扮演阿Q的角色,極力尋找友商的漏洞,努力找一點爭議。

在全球互聯網大會GMIC2019開幕的第二天,榮耀總裁趙明在演講中表示,今天手機行業的疾風已經不是所謂的風口,而是一股寒風、一股寒流。面對這一情況,企業要有自己的底牌、底線、底氣。

疾風乍來,何以處之?榮耀最終的答案就是沒有其他「微創新」的彎道可以超車了。就是要自研技術,持續創新,打破消費者對手機產品的認知界限,讓普及的手機,變成不普通的消費品。

行路者,與嘲笑家躺在路邊的嘲笑者,絕不會看到你走了多遠,他們會說至少我休息的姿勢比你漂亮。

這時候,烤豆皮的人要去變化,去尋求更好的口味,更健康安全的視頻,而不是沉湎在買十贈一的榮光中不可自拔。

這段中國手機史的公案背後,是我們必須看清榮耀當年在學什麼,小米今天又在「學」什麼。二者間的不同,不是兩家企業的差異,而是時代與市場需求的滾滾向前。理解了其中的邏輯,或許有助於解讀在全球手機出貨量不斷下降的今天,中國互聯網手機產業究竟何去何從。

日前,小米高管盧偉冰又一次在微博上高調質疑榮耀9X的充電技術,並且多位小米高管參与了討論。這件事可謂怪也不怪。奇怪的是,一般都是廠商跟進產業創新,媒體和評測機構摳細節搞事情,小米高管們似乎玩了一場跨界cosplay。而不奇怪的地方在於,這已經是我們不知道多少次看到小米高管們親自下場觸摸榮耀了。

這樣的情景,最近正發生在高速變化的手機市場中。比如說,榮耀9X發佈之後,吃瓜群眾發現了一件非常具有「反差萌」的事。

只是問題在於,誰也不能當三十年的白衣少年。歲月如刀,人和手機都在劫難逃。隨着智能手機的普及,手機進入存量時代,用戶不再是那群對智能機充滿饑渴感和好奇心的懵懂少年。新的年輕消費群體,是移動世界成長起來的次世代。大家需要的是更好的技術和體驗,沒有人能為飢餓營銷與互聯網思維一輩子埋單。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腦極體。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行路者在風雨里總會非常狼狽,嘲笑家搖着扇子指點江山的樣子格外氣派。然而二者之間的實際差異,對杠精和噴子深惡痛絕的中國網友,其實比誰都明白。

在展開這段故事前,讓我們先回到曾經,回到另一個畫風的小米。

希望這個產業的每一名參賽者,都不要在路邊停坐太久,畢竟笑聲終不如風聲大。

今天的智能手機,上到九十九下到不會走,人手一部。但是普及的另一個名字叫做厭煩,如果手機的產品不變,功能不變,體驗不變,只是海報和微博文案始終在變,互聯網手機產業乃至中國手機市場大局,是否很快會面對竭澤而漁的尷尬?

可是縈繞在時代頭頂的風雲,不容許行路人閉上眼睛就不被淋濕。全球手機市場的存量時代和出貨量高速下滑;手機與5G、AI、IoT等技術的深度融合,對技術差異化和基礎研發的搞要求;加上組裝模式和營銷風口一去不返,都在倒逼產業必須求同存異,走向重研發和持續性技術突破的道路。

歸根結底,移動終端從來都是一場逃殺戰。無論是網絡公司、供應鏈廠商還是整機品牌,每一次移動通信的代際交替,都有數量極多的公司消失在大眾視野重。這場攀爬,從來沒有永遠安全的風口,半路上休息,往往意味着就此丟掉船票。

也許有人會說,榮耀當年似乎也沒少跟進小米的話題,甚至很多互聯網營銷玩法也是學習過小米的。今天小米動輒觸摸榮耀,只是身位不同下的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而今,榮耀已經在互聯網運作模式的基礎上,開拓出了創新創新、自研技術的道路。在銳科技的方向上夯實了品牌認知,不斷用手機的硬核科技突破,倒逼產業升級。

這時依然執着于發微博的小米,給人的感覺自然會有點跌落。其形象就像是眼睛盯着時代的短處,努力找尋一聲嘲笑的遺老遺少——遺老們看不到天下大勢,他們總認為辮子還是要長回來的,鐵杆莊稼還能豐收——然而歷史沒有回頭路可走。9102年了,年輕人們要AI,要高性能,要品嘗未來。

某種程度上來說,小米的問題在於彎道走得太舒服,等彎道走盡,又不願意拋棄固有模式,像榮耀一樣選擇硬抗研發壓力,主動推動技術持續迭代。這一方面是技術積累和研發投入的問題,一方面又關乎于利潤回報。

今日关键词:王嘉尔疑质问私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