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把银行卡和对公账户出售给诈骗分子-保险业新闻
点击关闭

嫌疑人工作-当把银行卡和对公账户出售给诈骗分子-保险业新闻

  • 时间:

A级逃犯落网

看似只是用自己的身份信息辦卡、辦賬戶,當把銀行卡和對公賬戶出售給詐騙分子,這些人也走上了違法犯罪的道路。

出面、簽字,這的確是辦理對公賬戶的所謂「法人代表」們所要做的事情。除此之外,再無障礙。

警方調查發現,由於國內對於網絡電信詐騙打擊力度大,這些銀行卡和對公賬戶都不是在境內使用,而是被犯罪嫌疑人千方百計轉移到了境外。

2000塊錢就打發了這些人,而用他們的信息辦理的企業對公賬戶,卻以翻了數倍的價格出售。

在廣西憑祥的一個窩點,僅僅一周,就累積了大量的銀行卡和對公賬戶。

做企業的法人代表,這原本是要承擔風險和責任的工作,也被他們說的是輕輕鬆鬆就能掙錢的事兒。

轉賬需要驗證碼,成套資料中的手機卡就實現了這個目的。

廣西崇左市公安局刑偵支隊副支隊長 何偉: 一套企業對公賬戶可以以八千到一萬塊錢的價格收購下來,轉賣到菲律賓的話,大概是一萬五一套,賣給菲律賓的卡商。

記者發現,在一些人才市場確實有中介在招募人員充當企業法人代表。

犯罪嫌疑人 潘某某: 也是找外面的那些中介,有人專門提供所謂的法人代表。就是用他們的名義註冊公司,把錢給找法人的中介。

在網絡搜索,不少平台上都有人發佈信息招募人員辦理銀行卡,有人詢問情況,表示願意用自己的信息辦卡並出售。

犯罪嫌疑人 蔣某某: 我在憑祥租了一個房,當作收貨地址,別人按這個地址,通過郵寄的方式把銀行卡寄過來,我們這邊收到貨就會打包運出國。

河南焦作的孔某某就是在網絡上看到了類似的信息,招工廣告說不用幹活,辦銀行卡,一張卡每月300塊錢。

不用辛苦工作,僅僅是出售自己的銀行卡就能夠拿到一筆費用。這樣的差事,類似於天上掉餡餅,孔某某動了心。他跟兒子商量,遭到了反對。

這樣一來,這些賣卡人永遠撈不到詐騙的巨額資金,他們拿到手的只是這幾百元或者幾千元的售卡費用。但是通過出售銀行卡、充當法人代表辦理企業對公賬戶,這些人成為了詐騙分子關鍵的幫凶。

河南省焦作市公安局反詐中心副大隊長 李三慶: 屢次出現黑吃黑的情況,詐騙來的錢打到這張銀行卡裏面以後,開卡人直接把卡掛失了,自己把錢給取了。

所謂對公賬戶,也就是企業所使用的賬戶。使用對公賬戶進行詐騙,欺騙性更強,並且對公賬戶的管理比銀行卡要更複雜一些,因此對公賬戶的價格也更高。那麼,是什麼樣的企業願意把自己的賬戶信息出售呢?

犯罪嫌疑人 柳某某: 他們把我們的身份證、護照收走,還有銀行卡,把我們安排到宿舍裏面,管吃管住,一天三頓飯。

孔某某賣了自己和家人的38張銀行卡,價格是8000多元,他被警方以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逮捕。

社科院法學研究所刑法研究室教授 劉仁文: 正常情況下他為什麼要給你錢,買你這些東西,實際上可以推斷出來他是要從事違法犯罪活動的。儘管刑法上沒有針對這種行為專門的犯罪規定,但是如果明知道對方要利用這些信息去從事違法犯罪活動,仍然把這些信息販賣給對方,這是有可能構成共同犯罪的,他就要承擔刑事責任。

儘管兒子在最初表示反對,孔某某還是用自己的身份辦理了銀行卡,不僅如此,他還說服家人也辦了銀行卡出售,一共是38張。

前不久,公安機關偵破一個在境內辦卡、境外實施詐騙的特大買賣銀行卡犯罪網絡。公安機關繳獲了銀行卡和對公賬戶,所有的賬戶都是「成套」出現,所謂「成套」,意味着不僅僅包括銀行卡本身,還包括了U盾、密碼、以及手機卡。而成套對公賬戶,也包括了公司的所有信息:營業執照、對公銀行賬戶、公章一應俱全。

河南省博愛縣公安局刑警大隊副大隊長 許志傑: 擔保人擔保了一百張卡,這一百張卡在犯罪團伙使用的過程當中,如果錢找不到的話,他在境外就回不來,這就是擔保人的作用,主要是擔保這個卡讓犯罪團伙正常使用。

數量如此巨大,是誰在辦這樣的卡?為何會把自己的卡出賣呢?

大量的銀行卡和對公賬戶被源源不斷地運往境外被用於詐騙收取贓款。不過,也有的辦卡人不滿足於出售賬戶的幾千元,他們盯上了自己卡里的詐騙所得。

犯罪嫌疑人 潘某某: 來做公司法定代表人的那些人,都是喜歡玩遊戲,好賭的多,網吧裏面那些群體,一般都是很年輕的,二十來歲的多,好吃懶做又不想上班的。

此次打擊特大買賣銀行卡犯罪網絡,警方一舉抓獲犯罪嫌疑人600多名,繳獲銀行卡11000多張、企業對公帳戶1800多個。這是近年來,公安機關一次性抓獲販卡人員和查扣銀行卡最多,成效最大的集中打擊行動。我們看到:銀行卡隨意買賣、泛濫成災,已成為電信網絡詐騙犯罪多發高發的重要原因。只有各部門聯手,拿出有效辦法,才能有力震懾此類犯罪。同時也要提醒公眾,出售個人銀行卡或者充當所謂的「法人代表」,只能是佔小便宜惹大麻煩。

據知情人透露,拿營業執照可以不到場,但是去銀行開戶的時候肯定是要到場的,這是別人沒有辦法替代的。一般不會問什麼,基本上要知道辦公地點,做什麼的,現場拍個照就可以了,填一下信息。

境外的詐騙分子自然不能允許這樣的現象發生,為了避免出現這樣的情況,他們要求這些中介要安排一些人作為「擔保人」到境外,實質上也就是扣押「人質」,防止出現黑吃黑的情況。柳某某就曾是這樣的一名「擔保人」。

(編輯 何肖南)

很多人都接到過詐騙電話,或者是詐騙分子發來的網絡鏈接。對於電信網絡詐騙,不管是什麼手法,最後也是最關鍵的一步,就是讓受害人往一個銀行賬戶里轉賬,這些銀行賬戶有的是個人銀行卡號,有的是企業賬戶。如果受害人一旦把錢打過去,詐騙分子就會迅速地把這個銀行卡里的錢取走。那麼這些銀行卡號和企業賬戶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呢?

廣西崇左市公安局刑偵支隊副支隊長 何偉: 行動當天就查獲了大概4500套銀行卡和600多套企業對公資料,大概有220公斤重,這隻是這個窩點7天左右的量。

憑祥位於中國和越南的交界。口岸的這邊是中國,那邊一關之隔就到了越南。蔣某某就是在這裏將銀行卡和對公賬戶運出去。

辦理營業執照和對公賬戶並不需要複雜的審核,就這樣,中介把這些人交給潘某某這樣的公司,潘某某辦理營業執照,申請企業賬戶,然後把賬戶出售。而這些人,就只靠簽簽字,到銀行露露臉,就把錢賺了。

公安部刑偵局局長 劉忠義: 下一步我們正在和國務院部級聯席會議溝通研究,監管部門、銀監局、銀行的各部門現在都很重視,也跟我們一起聯合聯繫研究解決問題的方案。前幾次開會研究一系列的工作措施和模式,現在按照這個部署和安排制定詳細措施,往下工作。

一個中介在招募的時候承諾,十天2000元,每天50元錢的生活費,十個工作日,去廣州配合老闆拿到營業執照,只要簽字就行了。

在電信詐騙中,犯罪分子提供的不僅有銀行卡,還有對公賬戶。

今日关键词:杀人回忆凶手原型